笔下文学 >> 历史军事 >> 不让江山
        小窍门:按← →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
第八百九十三章 天命四杰
作者:知白 下载:不让江山TXT下载
    春末之际,雨水多起来,对于百姓们来说这自然是好事,正是小麦拔高的时候,一场好雨,便是丰年。

    趁着下雨,不少村民都披着蓑衣在田间劳作,把粪土泼洒出去,一场雨后,埋进土里的种子就会很快发芽冒出头,然后菜苗就会眼看着长高。

    在官道上,一队身穿黑色锦衣的廷尉军队伍快速经过,引的不少村民侧目。

    他们就是那支在灯岚县杀人放火的假廷尉军队伍,来来回回的在附近几个县疯狂的作案。

    他们之所以猖狂,是因为知道豫州后方其实兵力空虚,所有的宁军几乎都在大将军唐匹敌手里。

    一县的捕快厢兵都加起来也不是他们对手,所以他们无所顾忌,纵然没办法破坏,也可抽身而退。

    这支假扮成廷尉军的队伍一共有一百四五十人,为首的是个三十几岁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此人也是杨玄机的门客之一,在杨玄机四五千门客之中,此人的地位也举足轻重。

    杨玄机养了那么多门客,都自觉了不起,谁也不会轻而易举的对别人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人,往往都会在暗里比拼争斗。

    打来打去,争来争去,在这四五千门客中自然就会出现几个人再也没别人敢惹。

    这几个人,被称为天命四杰。

    这只是一种好听的称呼,实际上在这些门客之中,对这四人的称呼更为直接一些,说他们四个是地狱四鬼。

    关于杨玄机门客的暗中争斗,其实比想象中要惨烈的多。

    从开门纳客起,杨玄机一共收入门下的人共有六千一百多人,现在实际在册的有五千二百多人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有至少九百多人失踪了。

    这九百多人,都死于暗中争斗,或是暗中谋杀,这种情况一般来说分成两种。

    其一是谁看谁不顺眼,不服气,就约出来,在杨玄机的府外比试,生死有命。

    其二是谁看谁不顺眼,不服气,就想办法搞死他,不管是下毒还是暗杀,搞死为止。

    这九百多人,其中有三分之一以上死于其中一人之手,天命四杰之一,又被称为夜蝠的程非凡。

    此人性格阴损暴戾,他是那种看谁不顺眼,就直接拉到府外去打一架的人,而且他不管这个人是不是和自己级别相同。

    哪怕就是一个文人,不通武艺,他看着不顺眼也会拉出去弄死。

    但他不是杀人最多的那个,剩下的六百人,可能有五百人死于傅白雨之手。

    傅白雨,被人成为鬼书生,杨玄机门下那么多能人异士,可是没有几个人敢和傅白雨打交道,别说比试,就连寻常的交际都不会。

    有人说,傅白雨有一万种杀人的方法,所以你永远也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方法杀你。

    而且傅白雨最让人头疼的地方在于,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你面前的人就是他。

    他的易容之术,在整个江南都再也找不出人和他相提并论,精巧到几乎找不到破绽。

    可不管是程非凡还是傅白雨,如此阴狠且强势的人,在杨玄机门下的另外两个人面前,他们也要躲着走,能躲开就不靠近。

    一个是神将公叔勇。

    这个人,据说刀枪不入水火不侵,他从来都不会主动去招惹谁,不管是谁招惹他,他大概也只会一种手段......把人撕开。

    那么多人,没几个敢明目张胆在杨玄机府中直接动手杀人,公叔勇就敢。

    有人招惹他,哪怕是在杨玄机面前,他也会把人撕成两片。

    杨玄机曾经说过,不管是谁死于公叔勇之手他都不会追究,因为一定是有人先招惹了公叔勇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这个人是傻的。

    可能这就是上天对人的公平之处,给了公叔勇无与伦比的力量和武技,但他一根筋。

    除了杨玄机的话,他谁的都不听,杨玄机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,让他杀谁就杀谁。

    最离谱的一次,杨玄机带着门客出游,走到一片湖边,杨玄机说,这湖里最美的就是四鳃鱼,与别处不同。

    有人随即钓上来一尾,结果是寻常的两腮,于是就嘟囔了一句......这不就是普普通通的两腮鱼吗?

    公叔勇听到了,于是将那人一把抓过来,拎着问他:“这是几腮?”

    那人下意识的说了一句两腮,公叔勇道:“王爷说是四腮,那就是四腮。”

    然后将那人直接撕开。

    能在杨玄机府中,让公叔勇想撕而撕不掉的人,就是天下第四。

    不管是程非凡还是傅白雨,如果公叔勇铁了心要撕的话,那一定还能撕的开。

    可对付天下第四,公叔勇前前后后试过七次,没有一次成功,当然如果成功的话也就不会再有天下第四这个人。

    天下第四,没有人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来的,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叫什么名字。

    他就不像是个人,杨玄机的门客甚至怀疑,这是一个厉鬼,夺舍了一个忠厚老实的农家少年。

    你看到他笑的时候,哪怕明知道他是天下第四,也会被那种敦厚诚实的笑容所欺骗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最敦厚的样貌之下,藏着一颗最阴狠毒辣的心。

    如果杨玄机门下有谁犯了错,他就会把犯了错的人交给天下第四处置。

    这就导致如果有人觉得自己可能会落在天下第四手里,那就想尽办法的自杀,一定要自杀。

    杨玄机府里的很多人都见到过,有人一听说天命王要把他交给天下第四,他第一时间就一头撞向身边的墙壁,一下没撞死,人都是摇摇晃晃的,满头是血,可还是爬起来继续撞。

    此时率领着这支假廷尉军四处杀人放火的,就是天命四杰之一的夜蝠程非凡。

    本来诸葛井瞻安排他和天下第四一路,但他不想,能躲多远就躲多远。

    他太了解天下第四这个人了......

    别人杀人都会有所动机,因为仇恨,嫉妒,愤怒,或者是其他什么理由,最起码还会因为看着不顺眼。

    可天下第四杀人是因为......有瘾。

    他看你不顺眼要杀,看你顺眼也要杀,只要是在他上瘾的时候。

    如果实在没有目标,他就会把目标选为他看到的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程非凡最怕的就是,如果有一天,他和天下第四两个人联手去做什么事,在事情还没有做完的时候,天下第四杀人的瘾上来了,那么他也逃不掉。

    天下第四杀人不会在乎是男人还是女人,老人还是孩子。

    岗县县城。

    手在门外的厢兵远远的看到一支队伍过来,厢兵团率的脸色随即变了变。

    “把人都放进去,不要检查了。”

    团率看到了远处过来的骑兵一身黑衣,他们已经接到了预警,有人加班廷尉军杀人放火。

    所有在门外等候检查进城的百姓,全都被迅速的放进城内,团率下令把城门关闭。

    士兵们迅速的登上城墙,用弓箭瞄准了下边的人。

    程非凡带着人到了城门外不远处,抬起头看了看,然后就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看起来,装扮成廷尉军这个办法已经不行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没有想到,为什么这里的百姓不会被骗,他们装扮成廷尉军四处杀人放火,可没人相信那是廷尉军。

    程非凡想试试,下令手下往前。

    他手下催马走了一段,朝着城墙上喊:“我们是廷尉军,奉宁王之命调查有人假扮廷尉军一案,你们可曾看到有假的廷尉军队伍来过?”

    团率张永回头对手下人吩咐道:“快去县衙禀告县令大人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对城外喊道:“没有廷尉军来过,不过豫州城那边送来消息,告知我一个暗语,若真的廷尉军来,就会知道暗语是什么,说出暗语,我便打开城门!”

    程非凡那手下一怔,然后喊了一声:“暗语大人才知道,我现在就去请示。”

    张永立刻喊了一声:“假的,放箭!”

    哪里有什么暗语。

    厢兵们将箭射出去,虽然他们的武器装备不如宁军战兵,个人实力也不如,但毕竟也有一二百人。

    箭雨落下,将那支假的廷尉军队伍逼退。

    程非凡骂了一声,一拨马:“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一百多人的假廷尉军随即转身离开,走的十分果断,而且看起来,程非凡其实只是稍稍有些不甘而已。

    而在他转身的那一刻,甚至,嘴角上还有一抹阴狠的笑意。

    城门内,有不少没有经过检查就进来的百姓,他们都被要求留在城门里边不远处的空地上等待,不能随意离开。

    逼退了假的廷尉军之后,张永带着人从城墙上下来,一边走一边吩咐道:“先不要开城门,我去请示县令大人,什么时候打开城门,请县令大人定夺。”

    他经过那些百姓,然后又吩咐了一声:“继续检查他们的路引凭证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看到人群中有一个身材瘦削的年轻人在对他笑,这个人穿着一身布衣,背后背着一个细长的包裹,但从外形看起来不像是兵器,比刀长不少,也粗一些,更像是一把装进了布袋里的雨伞。

    但是这么大的雨伞,本身就好像有问题。

    刚刚情况紧急厢兵担心这些百姓被杀,所以把人放进来,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于是张永朝着那人走过去,那年轻人的笑意更浓了些,他看起来肤色稍稍有些黑,就像是一个第一次离开村子,来县城里长长见识的农村少年。

    张永快步走过来,问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那个年轻人笑着回答,语气诚恳的不会让任何人去怀疑什么。

    “草民没有见过大人这么大的大人,觉得大人身上的军服真的是漂亮的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张永也忍不住笑起来,他伸手:“把你路引凭证拿出来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嗯了一声,伸手进怀里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把手从怀里抽出来,张开比划了一下:“嘿嘿......是不是骗到你了?我其实没有路引凭证,大人可不可以帮我开一份?”

    张永一怔。

    年轻人忽然一伸手,抓住了张永的手,他在张永的手心里用手指写字。

    “感觉出来了吗?我写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张永皱眉:“没有,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年轻人叹了口气:“这么简单的字,你为何感觉不出来?”

    他看着张永温和的也憨厚的笑着说道:“这四个字是......天下第四,你下辈子一定要记住。”

 ** 作者:知白所写的《不让江山》为转载作品,收集于网络。**
 ** 如果您是《不让江山》作品的版权所有者但不愿意我们转载您的作品,请通知我们删除。**
 ** 本w88优德手机版客户端《不让江山》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,与笔下文学立场无关。** 
Baidu